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晴空萬里,沒有半點雨意,讓人產生一種擁有卻又懷疑的心態,看這翠綠的晴空,全然沒了清明時節的風格。官方准予的小長假,使清明真正走進了百姓的心尖,使人有足夠的理由興師動眾地去祭祖、踏青,藉著清風、細雨和欲訴還休的傷感情結,在憑弔先人的時候,加固著世人之間的情感親和力。 清明祭祖,是我小時候很不情願做的事,那時根本不懂得祭祀這種古老的禮儀,在現代人心裡所佔據的份量,時常抖落出學校裡學到的零碎科普知識,駁斥人們那種大張旗鼓的做派。父親的心裡,充滿了對先人和鬼神的敬畏,卻無法以古老文明所特有的魅力來引導後輩,除了虔誠地念叨著積存已久的祈盼。清明時節,春雨綿綿,偶或從雲層間隙閃出一線陽光來,那闌珊的春意灑遍大地,攪得人情慵意懶。踩著鬆軟的泥土,隨時提防著滑倒,青黃相間的草坪深處“吱吱”地冒出積水,沾濕了鞋的四周。像那多愁善感的女子那發達的淚腺,陰鬱的天空隨時都會灑下一片細軟的雨滴來。這就是清明時節該有的樣子,可不是,誰也不會覺得這有什麼不妥,自古就有“清明時節雨紛紛”的說法,所不同的是,少了斷魂落魄的身影,人人如此淡定,卻又掩飾不住幾分迷惘。 所祭祀的先人,只有外公仍盤踞於我的記憶。也只有在外公的墓前,我才真切感受到一種哀傷。站在碑前,我能感受到外公的慈祥,感受到他那溫暖的身軀,那豪爽的性格,以及他對晚輩的關愛之情。每當此時,兄弟幾個當中,總有人點燃一支香煙置於外公的墳頭,此時,我們總以最大的熱情,希冀那個世界的存在。他們在世界的另一端,享受著我們現世所不能擁有的寧靜,默默接受著我們的祝福。陰陽兩隔,得以維繫的那座橋樑,便是由古至今傳承而來的文化傳統,裡面佈滿有人類共有的血脈。 清明節令,儼然那座橋樑上的一塊磚石,細小但堅韌。春天的氣息,每到這個時令便來得濃烈,藉著雨勢,使人的情感得以抒發。原來,上蒼也有流淚的時候,那淅瀝瀝的雨,不是麼?是因春的臨近喜極而泣,還是因為感懷光陰苦短而發傷情?天與人的合一,自古有之,人類早就把自己的靈魂交付給了天地。每到清明前後,總要上演一曲風雨雷電交響樂,那是情感大劇的背景。很小就聽說了這個令人動容的傳說,短尾巴龍每年的這個時候,都要給死去的母親上墳。天空大作,但人們堅信,那是孝心的短尾巴龍急著趕路。若有誰家屋頂受損或是某地樹梢被折斷,人們總說這個淘氣的龍為了一片孝心卻這麼不小心。像是埋怨,卻是讚歎。 這個清明節我遠在異地,在此之前和家人打過招呼,接電話的弟媳頗顯意外。想起傳說中的那只莽撞的龍,我有些汗顏。若是電閃雷鳴,在龍兒拜祭先人的時候,我正有了缺席的理由。晴空高懸,群花爭發,眼裡儘是喜悅,心裡卻佈滿傷情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光陰箭移,長亭路上煙籠寒塵,落葉蕭蕭,鴉聲零亂,殘照下獨依高樓,空望那碧雲暮合,暗歎錦華如煙,歲華里孤影芳天,紅塵幽夢隨雲際鴻雁,飛過萬水千山,化作剪剪清風無聲無息,吹入心湖弦動滄水婉曲,或深或淺漫過茫茫兩岸。 靜夜習慣煮一杯咖啡,拾步涼台,靜賞如鉤彎月,茶香滑過指尖瀰散在空氣中,縷煙紫裊,觸及心底深處最敏感的神經,如夢如幻的鏡像一點一滴的在心間回放。 多少次,夢中身背行囊,歷盡風雨,一路荊棘披靡,來到群山環抱的你的家鄉,行至朱門,可人去樓空,靜靜佇立許久,一位長者近前,問你去向,方知你在前方不遠處,急跑追去,夕照湖水倒映你的身影,咫尺眼前,接連呼喚,你卻始終未曾顧首餘光理睬,莫非把我淡忘,天涯近眉,視若陌路,這個夢不知現過多少次,每次醒來淚濕衾角。一度懷疑可否是我的記憶中曾經的你,是否那個曾隨時出現我前後深愛我的你,可否是我一直守望的用文字懷念的那個人?也許歲月暗老了我的容顏使你惑然,也許塵俗驟變滄白了我的嗓音,令你置若茫聞,也許是我愛你不深,也許我潛修不夠,也許我風情漠然,至今飲怨襟中,不肯對我釋懷,也許,也許……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?滾滾紅塵過往,一簾幽夢獨守。陶然而忘我的專情,沉浸在你的世界中不能自拔,從你繚亂我心底那一泓靜水,就把我的情愫裝在你的錦囊,瀾緒的漣漪因你而激盪。相思似海深,往事搖心扉。瀟湘梅香吹千雪,怡紅夢緣入愁腸。夢裡相依聞柳笛,盞語月伴淚霓裳。瓊樽輕舉千杯少,思眸望蓮永夜殤。捲簾聆梅秋眉染,捻弦聽琴醉西廂。在所有的過往中,那份相思最是銘心切骨。多少期翼與祈盼,多少次的秋岸留戀,才能夙願得償,夢圓東籬。 皓月驅霧,憑欄望遠,蒼穹的星斗眨著眼睛忽明忽暗,若江南的小船搖擺在煙雨的雲水間,仿若恍惚中回到魂牽夢縈的月亮灣。一條長滿青苔的舊石板路,一把紅色透明的油紙傘,在朦朦絲雨中穿行,緩緩轉動傘柄,綻放在傘幃上的銀花斜飛在四周,飄灑於青磚老牆上,點點掛在路邊的草蒿尖,飄搖風裡。忽然,一個似曾相識的儒雅男子漫過九曲廊橋,由深深的巷子從遠而近走來,那串串熟悉而又陌生的足音依稀跟前,在擦身剎那,一陣驚喜掠過容顏,這麼巧,怎麼是你?呵呵,巧在天公作美,於是一把傘下兩相依,蹣跚在不知名的舊巷,說笑聲和著雨的伴奏,彷彿置身於一幅煙雨濛濛的水墨畫,不知誰人低吟淺唱,幽簾夢,瓊瑤情,一闕婉曲醉人間…… 楓花枝綻,千里之外。一季風笛吹過雲水之濱,你穿越時空而來的身影,亦真亦幻,在漫長的孤單漏夜,陪伴我的是你的影子,是你柔情似水的纏綿呢喃,怡魂的情感安撫我沉沉的更眠。當曦光穿過東籬,窗邊的我,啟動昨日的塵箋,用文字觸動你的音容笑貌,鍵盤之上的你用脈脈的眼光含情地注視著我,看你走進我的心裡,為你動情濕霧蒙睫,滴染紅圈,斑痕沁咽,淚光縈滿春屏畫扇。 闌邊的我漫倚疏光,更角的鐘鼓,遙不可及的輕敲歲月的流轉。指尖的琴音漫過你,佇立了秋華千里的汀洲,將期待悠揚成落日成湮。等你,廊橋花語的雙燕銜飛,天色水澤幻來你的歸去來兮,輪迴的鞦韆,換來前世今生你我百年的同船,相思三世的斷腸,能否換回你今生的回眸…… 夜搖燭紅,無聲的思念悄然串起時光的花朵,映著窗邊的一夕淺月,你清晰的影像淡定從容出現在未央的階前,你面帶微笑,無息地走近我,我這不是來了嗎?為何還滿面憂思,伸手將我眉間那團愁雲摘下,輕輕地彈落於無形,還我一個彩霞腮顏,耳邊彷彿又聆聽到玉簫悠揚頻吹,指間流轉幾許高山流水,冰封萬千花語,一任穿往廊橋心蓮,美麗無聲,輕若纖羽。靜對夢依瑤台,遙聽蓬瀛籟音,化蝶翩譴,天上人間。 燃燒一把天邊的彤雲,以爛漫的絢麗,綺璨的玫瑰,驅散瑤池的乍寒,讓月光似水的柔情劃過彼岸,在蜿蜒溪徑上尋覓你的身影,捕捉那靈動風趣萬種的眼神,將淡淡心花,在靈犀旋台曼舞,將闌珊情結,聲聲扣在眼眉,將素心不再糾結,凝思化蝶,與你,如影隨形,把五百年焚香佛賜奇緣演繹成神話浪漫。 笙歌染盡黃金縷,夜語余馨風亭前,邀月把酒消魂處,秋月春花付闌珊。幽夢一襟廊橋意,天涯兩望共嬋娟。